STANG

洁癖晚期勿挑战极限.青黄 酒舞 巍澜

不逆不拆.


不知道什么时候懒癌发作,所以更文日期不定.

【楼诚】 本能(《本能》视频配文)(9)(完结)

  哟,好久不见,迟迟没有把这篇更新/完结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我不知道以什么方式来完结它.毕竟想写的东西太多,却又感觉很少.这是第一篇我完结的文(咳咳),跑偏了.

多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喜欢和厚爱.

感谢Sun翠花儿的授权!

那么,话不多说,黑喂狗.

============================================


  翌日,明楼如约而至.

“阿诚,在外面等着我,半小时之内我要是出不来,你就自己走.”

“大哥!”

“如果明台来了,一定拦住他。”

“这是我的命令,明白了吗?”

“是.”

明楼整整西装,大步朝面粉厂迈出.明诚怔怔地站在原地,明楼的身影一点点模糊,不知道何时湿咸的液体夺眶而出,大哥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视野里.

明楼用力推开门,扬起一片尘埃,远处隐约勾勒出女人的曼妙的身材.

“汪曼春,我大姐呢?”

“师哥,你不应该,先关心关心我吗?这么着急找你的大姐,不怕我一个不开心,崩了她吗?”汪曼春红唇一勾,倚坐在椅子上,左手抵在椅子把手上,撑着下巴,以一种极为打趣的眼神看着明楼.“我等你等的好辛苦,我的好师哥?”

“我人都来了.”明楼脱下皮手套,扫了眼周围,慢条斯理地将手套塞入大衣之中.“更何况你汪曼春不是不守信用的人.放了我大姐.”

“诶,师哥说话未免太过决绝,今非昔比.我已经不是那个蠢到相信你任何话的师妹了.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带了什么人,” 说着汪曼春挑眉看了看门外,“想要把我做掉,然后带着你姐姐回去一家团聚?” 

“我明楼做事,说一不二.”

“先别急,坐.”

明楼走到自己跟前距离不远的凳子上坐下, “今日你能让我换我家姐回去,我很感激你.”明楼说的情深意切,可在汪曼春眼里却一文不值.

“明楼,你家姐,哼,那我叔父呢?他就活该被你打死?活该做你们的枪下亡魂?”汪曼春冷笑几声,“明楼,现在起我问你三个问题,你如实回答我,要是让我高兴,我就放了你家姐,你也可以回去;要是我不高兴了,我就一枪毙了你。怎么样?”

“说到做到。”

“说到做到。”

此时明台已经到了自家的面粉厂,看见阿诚站在车旁,本想绕开他进面粉厂,谁曾想明诚竟然朝自己这里过来,还是被他逮了个正着。

 

“明台,你怎么来了。”只见明台把自己封的严严实实,

“大姐在哪儿?”

“仓库里,大哥已经进去了。”

“我要去救大姐!”

“不行,你不能进去,我答应过大哥的。”阿诚拉着一心想向仓库跑的明台,手上丝毫没有劝诫之意。

“大姐是我最亲的人,你让我现在回去,现实吗?”

“我要负责你的安全!快走!”

“放开我!”

两人就这样在墙檐后面拉拉扯扯,万般无奈之下,明台掏出枪指着明诚的胸膛,“我让你放开我!”

“阿诚哥,我不会进去的,我只是去对面的房子,只要汪曼春有一丝对大哥不利的行为,我会立马击毙她的。”


“一。明楼,为什么杀我叔父?”

“因为他是汉奸,是走狗。”明楼诚实应答,一脸的平静。

“好,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是明诚。”

“他多年来一直伴我左右,知我懂我敬我重我;他为我,忍受了巨大的煎熬与磨难,从而成为我身边一把锋利的匕首,为我去除这条路上的荆棘。这么多年来,我也对他暗生情愫,非他,不可。”

汪曼春自嘲地笑了笑,“第三个问题,你可曾对我有一点动心。”

“有。”

“有?哼,明楼…你何苦自欺欺人?事到如今,你还想用你那口吐金兰的嘴用花言巧语来蒙骗我吗?明楼,我曾今那么相信你,不论你在国内,还是出了国,我都依然那么相信你,我等你回来,回来娶我。多少年我一直坚信不疑地等下去,可你,却爱上了明诚,那个不入流的下人,一个魅惑你的浪蹄子!”

“汪曼春!我警告你,不准你这么说明诚!”

“你一步一步地给我设下圈套,每一步都能置我于死地。”

“说实话,我回来最痛心的事情,就是看到你变了。你再不是我出国前认识的那个汪曼春了。是多么干净,健康,善良,宽容。会为他人幸福而祈祷,会为他人不幸而悲伤。可现在呢?我只看到了一个为虎作伥的杀人机器,汉奸走狗。”

“你以为是我自己想变成这个样子的吗?”

“你想逼我就范吗?”

汪曼春起身拉出在货堆后藏着的明镜,然后重重地将她摔在地上,“诶,我抓明镜来并不是要要挟你明楼,从而达到让你留在我身边的目的,而是,要在你面前,羞辱你敬重的家姐。”汪曼春从身后冲出一条软鞭,抽在明镜附近的地上,鞭子划破空气的声音刺入明楼耳朵里,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以至于他们根本没有及时地做出反应。

过了几秒明楼倏地弹离椅子,“汪曼春!”

“我在呢,师哥。怎么,看着她被人鞭打不太舒服?”

“汪曼春,我们有事好说,好说。”

 “有什么好说呢?明楼,要是能回到过去,我一定一枪崩了你,崩了这个女人。”汪曼春半跪下去,抬起明镜的脸,“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你们生不如死。”说着汪曼春起身,准确无误地在明镜的身上烙下一鞭子,鞭子抽打过的衣服裂开一道口子,隐约看到从皮肤里渗出斑斑血迹。

“唔!”

“汪曼春!” 

“我就喜欢你们不能对我怎么样的表情。明楼,她身上被我绑了定时炸弹,没有我的密码,你只能等着它时间到,然后亲眼看到明镜炸成碎片。”汪曼春抬头对上明楼的眼,“还是你要求我?求我告诉你,这个的密码?”

“汪曼春,告诉我密码,我兴许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你是不是没搞清楚现在的状况?现在你家姐就在这儿躺着,身上绑着炸弹,你不求我,反倒让我向你求饶?你未免想的也太过周到?看来你是一丝诚意也没有啊?”汪曼春举起手枪,瞄准明楼的头,手指扣住扳机,却慢慢闭上双眼,那堵在心口好久的怨气好似一时间全部迸出,具象成一滴泪。

“呯。”

厂子对面的人收了枪,头也不回地走了。

子弹穿过汪曼春的眉心,汪曼春松开手枪,整个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我知道的…你心里一直,住不下我。”

明楼看着倒在眼前的汪曼春,心中不住在思考一个问题,真的结束了吗?他同她的情感,同她一起的日子,全部随着这一枪烟消云散。明楼赶紧跑去看明镜,所谓的定时炸弹也只不过是一个幌子,一个逼他动手了解自己的幌子。

紧绷的神经一松弛,明镜便晕了过去。

明诚见明楼抱着大姐出了厂子,便朝厂子过去,将囤积的面粉散漫厂子各处,面粉被撒到各个角落,明诚退掉手套,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划开冒口,噌地一声点燃,朝面粉厂里一丢,头也不回地走了。

屋内一声巨响,将所有东西都炸了个遍。随着那声巨响,明楼一家才意识到,他们与汪曼春的孽缘,算是了解了。


评论
热度(15)

© ST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