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G

CAN CALL ME STAN😉

【等咩】我将青春陪你老(2)

全部推翻了所以好难理清思路(手动再见)

这次是我短小了.



Part.2

 

【净楠…对不起我来晚了,主管呢?来了没?】杨洋擦着鬓角的汗,四处张望着。

 

白净楠瞥了眼杨洋,右手怀空揪住杨洋的头发,强迫杨洋与自己对视,【杨洋,你手机呢?】

 

【啊?】

 

【没听清?】

 

【不是….我….那什么…丢了…】

 

【怎么丢的?丢哪儿了?】

 

【哎呀..净楠..手机丢了就丢了呗..我哪里知道我怎么丢的。】杨洋偏头,挠了挠脸,【丢了就,再买一个呗。】

 

白净楠松开了揪住杨洋的手,回到座位上,不再逼问杨洋。因为她知道,杨洋如果不愿意说,就没人能从他嘴里套出东西来。

 

十月的天总是暗的这么快,杨洋昏头昏脑的就这样度过了他第一天的实习。杨洋搔搔头,低语道【哎…我怎么这么笨呢…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倏地一双大手搭在杨洋的肩上,【杨洋!走,我们去聚餐。】

 

杨洋吓得人抖了抖,转头见是舒昉,拍了拍胸,【你没事吓我干什么,这样容易得心脏病的!得了,走了走了。工作一天累死了。】

 

杨洋和新认识的同事们一起去聚餐,但实际上,说是聚餐,不如说是出来“轻松”一下。

 

乱糟糟的音乐震得耳膜疼,满场乱闪的灯光下,不知是不是情侣的男女们,互相贴身扭动腰肢,隔壁座上还有激情热吻的一对同志。这些情况远超出杨洋的想象,杨洋皮笑肉不笑地大声问着舒昉,【不是说聚餐吗,舒昉?】

 

【这不就是餐咯?】舒昉指着桌上那些爆米花和小花生,还有吃掉一半的水果平盘,以及那满桌子的酒瓶。

 

杨洋这时只觉得自己被人耍了一通,起身就要离开这种鬼地方。【你们慢慢玩,我很累了,我先回去了。】

 

舒昉起身抓住杨洋,搂过杨洋的肩膀,指着外场那群身穿短裙的美女,【正是因为我们累了一天,所以才要“聚餐”放松啊。诶,杨洋,你别告诉我你没来过这种Club啊。】

 

被舒昉戳中痛处的杨洋一语不发,甩开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我去趟厕所。】

 

【什么叫别告诉你我没来过!对!我就是没来过!怎么样!唔…】杨洋低头咒骂道,忽然撞上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杨洋揉了揉脑袋,准备道歉时抬头一看,一具熟悉的面孔,【对…!】

 

是他!好死不死怎么能碰见他呢…我现在是信了那句话了,地球很小。

 

【对不起,先生,我没看清楚路…】杨洋笑着想糊弄过去,转身想要快步离开这令人尴尬的地方。

 

【这不是昨天那个侍卫小哥吗?】陈伟霆擦拭着双手,玩味地说道,【这世界还真是小的令人不可思议啊?】

 

杨洋顿住了脚步,僵硬地转过身来,说实在的,杨洋没想到这样的富家大少爷会记住像自己这样平凡的普通人,【啊…是,是挺小的…呵..呵呵..】

 

【我这人向来信缘分,既然这么巧,交个朋友怎么样?我叫陈伟霆。】陈伟霆笑眯眯地朝杨洋伸出友谊之友。

 

【额,这不太好吧?像您这种身份的人,怎么能和我做朋友呢?】杨洋连忙推辞到。

 

【我这个人说话做事从来说一不二。】陈伟霆看着自己落空的手,故作生气。

 

【杨洋。】既然陈伟霆这么说了,杨洋也不好一再推辞,伸手握住了那只停在空中的手。

 

两人互相留了电话之后,杨洋假借自己着急去上厕所逃开了陈伟霆。陈伟霆看着杨洋害怕自己而急速奔走的杨洋愉悦地勾唇笑了笑。

 

【这下有的忙了。】陈伟霆倚回到座位上,揽着身旁浓妆涂抹的女人,望着底下一览无余的风景,晃晃酒杯,一饮而尽。

 

TBC.


评论
热度(8)

© ST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