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G

洁癖晚期勿挑战极限.青黄 酒舞 巍澜

不逆不拆.


不知道什么时候懒癌发作,所以更文日期不定.

深夜五点的客房

#vmin#


“喂,那边那个小模特,你过来一下。”

金泰亨听见模特两个字条件反射地抬起头望了望四周。看到摄像师朝着自己指,金泰亨也指了自己一下,看见摄影师点点头之后,金泰亨屁颠屁颠地就过去了。

“怎么了,这组拍的不够好吗?”金泰亨看了看电脑里自己的画报,再看看摄像师一脸复杂的表情。

“不是—泰亨啊,你在这里工作多久来着?”摄像师一把搭过比他高半个头的金泰亨,边问眼睛边扫着金泰亨的脸。

“两个月,可是,这个事情有什么关系吗?不会是要解雇我吧?!”金泰亨大胆推测道,“摄像师!有话好说啊—”

摄像师乱按了一把金泰亨的头,外加了个爆栗子,“你这小子,别把我想的这么坏啊!”

摄像师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成功挑起了金泰亨的胃口。“所以说是什么事啊?哥,你太吊人胃口了。”

摄像师拍了拍金泰亨的肩,悄咪地凑近金泰亨,“泰亨啊,这个杂志的老板最近在筹备一个大型的时尚专题,准确的说是今后一系列的产品代言都会由一个人来完成出演。”摄像师捧住金泰亨的脸,高兴地直压他的脸,“臭小子!恭喜你啦!”

嗯?大型专题?产品代言?金泰亨的脑袋放空了一两秒,随机而来的尖叫让整个摄影棚的staff个个停下手中的工作转头来看这个噪音制造者。

金泰亨一把抱起摄像师,激动地连带着转了好几个圈。

摄像师被金泰亨转的有点晕,就朝着金泰亨精贵的脸上来了几下。金泰亨被打的脸颊上一阵辣感,于是哀怨地捂着脸向摄像师投去愤恨的眼神。

摄像师扯了扯被金泰亨搞皱的衣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诺—去这里报到就行。”

金泰亨恭敬地双手接过纸条,打开被折的四四方方的小纸片。

凌晨五点,到大阪xxx酒店0905号房。

“哥,这个什么意思?”金泰亨看了看面前电脑上的时间,惹得金泰亨扯了扯嘴角,“这个意思是我现在就得去机场买飞机票坐到大阪的意思吗?!”

“大概是吧。”摄像拍了拍泰亨的肩膀,并且比了个怀挺的手势。

金泰亨烦躁的搔了搔头,抓起自己的衣服就往化妆室跑,也顾不得卸不卸妆这些个问题了。金泰亨手忙脚乱的脱下缠在身上各个角落的绷带,急匆匆地套上高领毛衣和黑色牛仔裤,带上手机赶忙从摄影棚出去。

“西—怎么偏偏是车最少的时候…”金泰亨看着街上稀少的车辆,燥地直跺脚。金泰亨边以每五分钟看一次手表的机械动作,边原地踱步在冷风中等了将近二十几分钟后,终于逮着一个刚好将人送到的Taxi。

本来师傅是不答应送金泰亨去机场的,一是太远了,二是师傅也刚好到了交接班的时间。最终还是敌不过金泰亨软磨硬泡,连声答应了金泰亨。在泰亨不停的催促下Taxi终于到了机场,因为自己一直催促司机而感到不好意思的金泰亨在下车后给司机鞠了一躬,然后又急匆匆地跑到售票处。

“请问现在最早到大阪的航班是什么时候?”金泰亨一到柜台就直入主题。

“您好,我帮您看看…您好,最早的航班在15分钟之后,请问您需要吗?”

“好的,就这一班了。”金泰亨从包里取出长条钱包,再从里面取出身份证递给售票员。

“稍等一下。”工作人员取过金泰亨手里的身份证,朝着电脑操作了一番,拿出机票和身份证转还给金泰亨,“请收好,客人。”

“好,谢谢!”泰亨一把接过东西就朝着登机口跑。







评论
热度(11)

© ST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