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G

洁癖晚期勿挑战极限.青黄 酒舞 巍澜

不逆不拆.


不知道什么时候懒癌发作,所以更文日期不定.

深夜五点的客房(3)

#不知道写奶奶会不会有关系,要是有关系的话请私信我,我会删掉重新修改的 


金泰亨的手握的很紧,朴智旻不想打扰到他休息,毕竟是自己强迫他来着,让他拍摄结束后紧赶慢赶的过来。

 

“你没有让我失望,希望你以后也不会。”

 

周遭除了呼吸声和中央空调外很没有其他杂声,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被冻结的心仿佛被渐渐解冻,因为这个人。

 

 

 

聒噪的铃声一阵一阵响着,被藏在刘海下的眉毛也慢慢拧成一块,金泰亨起身揉了揉眼睛,没有宿醉的痛觉,所以金泰亨估摸着酒的酒精含量也不是很高。

 

金泰亨晃了晃神,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认清眼前的人的金泰亨张大了嘴巴,空着的右手往帅气的脸上掐了一把。

 

疼—

 

看来是真的啊,不是做梦。有点惶恐,又有点高兴。金泰亨偷摸地坐起来,上身越过身前的人,拿到桌上的手机后坐了回来,关掉声音,关掉闪光,对着那个人的脸,按下了拍摄键。接下来,对着那个人的眼睛,鼻子,嘴巴一一拍了照。心满意足的金泰亨放下手机,手上有他手心温度,肉肉的小手,金泰亨轻轻揉了揉,软糯糯的。

 

真的一点都不像个ceo的手。

 

金泰亨如是想到。

 

金泰亨撑着下巴盯着他看,脸上的笑意更浓。

 

“你这么看着我我会很困扰的。”

 

“哦莫!”金泰亨吓得跳了起来,“你,不是,您什么时候醒的?”

 

“刚刚,”朴智旻朝手挑了挑眉,“不放手吗?”

 

“啊?啊…放…放…对不起对不起。”金泰亨松开了手后搔了搔脸,“可是代表您为什么不甩开我的手去床上睡觉呢?”

 

长时间保持一种姿势导致朴智旻的腿发麻了,脚底仿佛被万只蚂蚁踩过一般,酸胀得厉害。朴智旻扶着沙发踉踉跄跄地站起来,用手按着脖子左右扭动。

 

这个问题的答案,朴智旻也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不甩开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不知道答案所以没法回答,所以朴智旻选择漠视。

 

“去洗漱一下吧,等会儿先去吃饭,再带你去熟悉场地。”朴智旻语言里没有一丝多余的感情,公私分明,对谁都好。

 

“是。”

 

每件事都有其发生的原因,不管是孽缘还是姻缘。

 

别看朴智旻身高不高,但他所搭配出来的服装完全能修补这一不足,他所挑选的衣服把他的身材比例修饰得很好。

 

出色的衣着和谈吐给人的第一印象必定是加分的。如此用心地搭配过可见这次要见面的人不容小觑。

 

金泰亨没有带什么换洗的衣物,所以,现在金泰亨的状态就是赤裸着全身站在浴室里。金泰亨有些慌乱,他是要跟朴智旻说自己没带换洗衣服呢还是直接穿上自己昨天的那套衣服。不过昨天一直在赶路,就算是再冷的天气,出了汗后衣服上也会残留汗渍和异味。

 

“叩—”

 

“金泰亨你还没好?”语气里有些不满,金泰亨确定这一点,也是,像代表这样的大忙人等着我这样一个小啰啰是不太正常的吧。

 

“朴代表,我…那个什么,就是我…没有…”金泰亨吞吞吐吐讲了半天也没有把重点讲出来,金泰亨把心一横,索性喊了出来,“我没有换洗衣服!”

 

这次轮到朴智旻沉默了,并不是说生气了,而是觉得有点好笑,但是不能被发现。朴智旻轻咳了两声,“我这里有些oversize的衣服,我想你应该会正好,我去拿给你。还有,把自己裹好,别感冒了。你感冒了我会很困扰的。”

 

“是…”金泰亨听话地拿了件浴袍套在身上,乖乖坐在浴缸台子上等着朴智旻把衣服拿过来。

 

 

 

“衣服我房门口还是拿进来给你?”

 

“放在隔间吧。”

 

“那我放在台子上,你自己出来拿一下。”朴智旻看了眼手表,“不过你的速度要快点,我不想你给别人留下差印象。”

 

“好!”

 

金泰亨等朴智旻出去后,拉开窗帘打开玻璃门,台子上放着白色的oversize卫衣,简洁但不失时尚感,简单的牛仔裤外加黑色的长大衣。金泰亨抓起衣服往身上套,但是这些衣服是朴智旻的所以金泰亨很小心的在穿。

 

“朴代表我换好了。”金泰亨拉开门,扯了扯大衣,看着处在脚裸的裤子笑了笑,“就是裤子可能有点短。”

 

“真是对不起呢,我没你这么高。”朴智旻瞟了眼金泰亨,“好了就走吧,先去吃早饭。”

 

“是——”金泰亨感觉自己貌似又惹怒了这只小炸毛,等等,为什么是又?算了管他呢。

 

 

这个房子很奇怪的一点就是没有提前准备早餐。据说,早餐都是要预约的。这和金泰亨以前见到过的酒店都不一样,但与其说是酒店,不如说是个小旅馆,与世隔绝但是意外地温暖。这个建筑里的人都很和善,不论是前台的小哥还是当执事的爷爷。金泰亨突然有些想念在家里的奶奶,出来打拼这么久,一直没能回去看她,心里真的很抱歉。

 

前台的小哥一直把两人带到一间别致的韩式套房才离开。

 

打开房就能闻到家里熟悉的食物的味道,很想念来着,家里食物的味道。金泰亨突然红了眼眶,鼻头一阵发酸。

 

“干嘛呢?赶紧坐下来。”

 

“是。”

 

金泰亨在朴智旻对面坐了下来,良久,金泰亨没有一点要吃的动作。

 

“怎么?不满意?”朴智旻扒了一口饭送到嘴里,接着舀了一勺汤,撅起嘴巴咻地一下吸了进去。

 

“不是,突然想到家里的奶奶了。很久,没有这么吃饭了。”金泰亨拿起勺子扒了一口饭,在饭上放点小菜一起放进嘴里。金泰亨倏地睁大了眼睛,放下勺子拿起筷子,又夹了一点小菜送到口中。金泰亨咀嚼了几口,侧头回想着味道。

 

“别怀疑了,是你奶奶。事先没能和你商量很抱歉,我擅自请来了你的奶奶,在异国他乡身边有个亲人总会舒服点。”朴智旻仿佛口中讲出来的是什么很平常的事情,继续扒着饭往嘴里送。

 

“代表….真的谢谢你,真的。”金泰亨不是个很爱哭的男人,只不过他对奶奶的感情太深了,所以现在才会像个小男孩一样,不受控制地哭了起来。

 

“奶奶,现在出来也可以了。”朴智旻打开了身后的隔间门,里面的奶奶也是哭的不成样子。

 

“奶奶!”金泰亨一把抱住奶奶,鼻涕眼泪什么的全蹭到了奶奶身上。

 

“朴代表是个好人啊,你要好好努力哦。奶奶在这里等着你,好好工作再回来。”奶奶顺着金泰亨的背,“我们泰亨,一点都没变。”

 

 

朴智旻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学会自己做饭的了,什么时候把自己封闭起来不与外界交流,没有真实感情的面部表情。但是,在这里,他全卸下了,明知道可能会受伤可还是暴露出了真实的自己。

 

正如朴智旻感受到的,这个模特真的很危险。


评论(2)
热度(6)

© STANG | Powered by LOFTER